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林方]闲人


日常烂尾,ooc。


晚风很凉,把海上的咸味都吹到了人梦里。

✘✘✘

方锐翻动着烤架上的鱼肉,鱼刺切成一半的鱼身上爆出来,弯成难言的弧度,撒上一撮调味,就有了一股焦香。

他曾经是个很有名的厨师,在京城甚至有以他为卖点的一家酒店,每天在后厨拿着各式海鲜烹调,无需去管职场的尔虞我诈,和他一起的主厨最擅长粥品,身上都带着中药混合出来的草木清香,和他身上经年累月的咸腥味完全不同。

如今,他也是很有名的厨师,在临海的这片地方,贩卖着最简单的烤鱼、烤虾、鱿鱼爪,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游客为这个海鲜摊来,即兴而来,乘兴而归。

陈果坐在地板上,看着他艺术般的手法,“你练了很久吧。”

方锐回头笑了笑,“这是祖传的本事,我可从小就是鱼泡大的。”说着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不然这一身味道怎么洗不干净呢。”

陈果不说话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嗯了一声,踩着地板咯吱咯吱地离开了,这个海岛是她的产业,除了这个小摊子,还有一堆的店面等她巡查,方锐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

他最擅长的是瑶柱粥,说是瑶柱,实际上要添加的海鲜有十几种,一小碗就可以卖到上百。

林敬言擦干净手,将一锅熬了许久的粥端过去,他的副手将之一一盛入碗中。粥已经熬煮得浓稠,但米还是饱满得粒粒分明。

林敬言皱着眉,站在一边不发一语。

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人欢快地蹦进来,“师父!他们这次也很满意!我们应该能入围啦!”

林敬言微微笑着,“是嘛,那就好……”

“……师父你,不高兴?”

林敬言舀起一勺粥,放进嘴里,把勺子扔到一边发出清脆的响声。

“师父?”

“没事,你去把菜切了。”

✘✘✘

“烹饪海鲜是很复杂的事,就像……谈恋爱那么复杂,我花了小半辈子去研究,也不过学到了皮毛而已。”

“就好像水稻产下的稻米,每一年的味道都会不一样,海鲜更是每一条都互不相同。”

“所以我大概没什么时间去研究别的菜了吧。”

他突然有了个疯狂的想法。

林敬言辞职了,呼啸酒楼的当家菜谱里,坚持了多年的瑶柱粥终于被换掉了。

他辞职的时候,那些人看着这季度的营业额,看了他一眼,在辞职信上按下了一个戳,印泥似乎快要用完了,颜色泛着粉,与当初方锐的辞退上印的鲜红完全不能相比。他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想要试试其他的料理,比如海鲜。

✘✘✘

方锐听说这一次厨神大赛上,林敬言以海鲜料理一路晋级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被海风吹傻了。

他印象里的那个人,身上的味道是清甜到有些苦涩的,他完全不能想象林敬言杀鱼的景象。

“喂,你这是怎么了?鱼都快糊了!”

叶修叼着棒棒糖,拎着一口袋毛茸茸的挂饰,倚在门边向无知少女兜售,“怎么,动心了?想回去干大厨?”

方锐噫了一声,把赛程表放在一边,“没有,绝对没有。”

“他的搭档还是空白呢。”苏沐橙在一边提醒。

“不可能,”方锐严肃地把糊了的鱼装到叶修的餐盒里,“直线这辈子只有一个交点,如果那时没把别人掰弯,以后只能越走越远。”

“但你不是直线啊。”苏沐橙笑起来,“你是一个圆,他是一个球。”

✘✘✘

林敬言的搭档是素菜大师张佳乐,他们俩的鹏程万里止步于八强,张佳乐在采访中表示这只是一场新的尝试,如果给他时间他可以做得更好。

记者问到他的前搭档孙哲平,张佳乐笑笑,“有些人在这条路上只能陪你一会儿,却能在另一条路上伴你一生。”

随后,曾经和方锐搭档瑶柱粥的林敬言也遭遇了这个问题,他微笑着回答,“他不过是打个盹儿而已。”

方锐盯着电视,倚靠在沙发上,“天要变了。”

✘✘✘

一年后,厨神叶修王者归来,在海岛建了个假日酒店,烹饪海鲜的方主厨做出来的菜样式新颖,口感极佳,其中在厨神赛上独立完成的一道大鹏展翅更是成为了绝品。

林敬言坐在酒店吧台的老板椅上,代人看家,见到了举着两只大龙虾回来的方锐,笑了起来,目光温柔,且坚定……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