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周江】三十里黄花谢惊堂【中上】

二回乡,讲的是个浪子,头一次回乡时,金榜题名,夹道相迎,幼时青梅貌似天仙,殿前得见天子真颜,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

二回乡时,亲朋故去,妻子病亡,小小外官,纵能辨奇案,奈何故去不复生,病亡难回还,扯下腰带,欲挂东南。忽而天子旨意,封他妻子做除疫仙,所谓一人成仙,鸡犬升天,任他如何东南自挂,也难去命,只好苟活于世。

这出戏上来只演过两遍,一遍殿前欢,一遍舍中乐,之后先帝故去,新帝不信鬼神,又下令灭佛分田,此一出鬼神的戏码,自然演不了了。

周泽楷细细看着那人眉目,并不觉得眼熟,不禁十分好奇,这人从哪得来一段二回乡的调子。

正想着,窗口钻进来一人,也背着剑,见周泽楷也在,便学着卢瀚文的样子抱剑不语。

喻文州扇子扇扇,憋回去一个喷嚏,“这人倒是个妙人,不如请上来吃鸡吧。”

后来的年轻人舔舔嘴唇,“说鸡不说……”

喻文州笑着看了他一眼,便又憋住了。

“喻老板说请,就请吧。”周泽楷转过头,仔细研究起桌子上的纹路。那边青年一脸惊恐,手里比着个八,被卢瀚文按住,卢瀚文手里比划着十六,二人一道惊恐。

那边无浪先生撩起袍脚,正正衣冠,拿着他那把扇子,扇面上是一首打油诗:戴笠鱼竿秃鬓翁,归舟恰逢满江风。旁人若问家何处,只在桃花烟雨中。

周泽楷不常听说话,不知此句来处,更不知这先生将它写上有何用意,只觉得有情趣,便对着先生施了一礼。

无浪半点不躲,待县太爷施礼后,方才开口,“不知县老爷这是在请哪尊神,如今县里风调雨顺,和乐无灾,难不成是在拜财神?好保佑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喻文州转着扳指不说话。

周泽楷组织了半天语言,吐出两字,“非也。”

又细细想了半天,“拜醒木。”

无浪乐了,“拜醒木作甚?”

“盼能醒世。”

无浪先生不说话了,喻文州和周泽楷也沉默,剩下两人不知道该不该沉默,只好一人拿了个鸡腿啃。

无浪先生招手,“二柱,把几位引楼上包间去,且好饭好菜伺候着。”又回头,“某这一身不方便,随后就到。”

卢瀚文咬一口肉,“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糖?”

“该是上等的绵白糖。”喻文州露出些自信的神色,周泽楷也不反驳。

当朝武将,首说该是孙哲平,一把狂刀横扫边疆,人都称他杀神,其上有个韩将军,恪尽职守,反没有张扬的孙哲平百姓里人气高。

本来孙哲平只是一个人,战场冲杀,回得来就回来,回不来就回不来,谁成想在死人堆里捡了个娃,这娃精通火器。若说原本孙哲平是冲杀,如今就是屠杀,上头知道了,唯恐孙哲平反叛,派人将张佳乐接进官学,紧接着,着人废了孙哲平的右胳膊。

这是边疆传的最广泛的版本,百姓义愤填膺,军队群情激奋,连韩将军都压不住的叛乱接踵而至。恰此时,孙哲平的堂兄弟,孙翔也被贬了。孙翔这个贬,和别的不一样,他本来是个有名无权的巡城校尉,只能拿着御赐金刀摆弄,可我们皇家连个郡主也无。外放本来就是差事,孙翔这个,还是名义上的升级,可旁人出城,都拿个旨,他出来,拿了一把刀,给县令当捕头,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周泽楷还知道,那个玉京头一号的神捕叶秋也已经出动了,喻文州喻尚书乔装改扮微服私访,黄大侠带着徒弟护送,孙翔更是来的名正言顺,究其源头,不过是一行诗。

无头飞骏马,死当埋地下。
闲时浇浇水,忙拜观音刹。

大理寺少卿肖时钦笔墨挥毫,便做个凌字,又查访旧志,才确认了观音刹的位置。

周泽楷不知道他们四大心脏谈了什么,总之是到了这副局面。

连方明华都被借去给孙哲平治胳膊,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呢。

周泽楷忽然一脸沧桑。

真想着,无浪先生推门就进来了,一身清雅的长袍,袖口绣着竹子暗纹,周泽楷吸一口冷气,吐一口热气,“哦——”

“阁下就是百戏之祖,江波涛?”喻文州问道。

“你写的诗?”周泽楷问道。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