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周江】三十里黄花谢惊堂【上】

周泽楷是个好县令,上任三年,政绩斐然,擢升知府,一把火烧到张皇后娘家,又被撸回了县令,回来时百姓夹道欢迎,仿佛家里被人偷了的南瓜又回来了。

周泽楷不善言辞,逢人问到,就嗯嗯啊啊的糊弄过去,特别是他当时在县衙收的几个小弟,吴启杜明吕泊远整日叽叽喳喳,仿佛是对全天下都好奇的样子。

此番回来,周泽楷还带了个人,叫孙翔的,一上来就是捕头,杜明不服,几次挑衅,都五彩缤纷。后来听人说这孙翔是京里的衙内,又被吓得腿软。

京里的衙内是个什么概念?那可是在这种边城小县跺一跺脚就能翻出地龙来的人物!

杜明的老父亲怕极了,日日让杜明去给孙翔端茶倒水,可孙翔这人偏偏恪尽职守得很,人又执拗,杜明在巡街时多喝一口水都计较,着实让人苦不堪言。

杜明直跑到周泽楷面前告状,说县衙里来了个大爷,叫周泽楷还是想办法把人打发走了,周泽楷却摇头,“不行,孙翔,被贬到这。”

杜明哦了一声,合着您是觉得同病相怜了。

虽说周泽楷知府位置没坐热就回来了,这一来一回也是物是人非,这县里安排的几样工事都快竣工,往来的商贾间杂几个洋人,兜售带籽儿的绿皮瓜,周泽楷心想着,这瓜很快就要在我们县被种出来了罢。

周泽楷与喻文州约的是双宜楼,据说这家老板娘闺名就叫做双宜,取桃夭中一句。

双宜楼扩建后,楼下多了一张桌子,四四方方,两边屏风绘着三国的回目,看来新鲜极了,此时正有个眉清目秀的先生在上面,一拍醒木,口中溜溜的说出一长段故事,就像是真真儿有个人蹦出来,在你面前演着一样。

周泽楷给小二递上茶水钱,问道:“这是?”

小二嘿嘿一笑,“这是新来的先生,自名无浪的,之前在路边打野呵,被我们老板捡了回来,专在楼里说话。”

周泽楷想了想,又问,“只三国?”

“不不不,这先生还自己写过话本,据说还有三两徒弟,瓦舍勾栏的姐儿还要叫他声叔叔。”

周泽楷想了想一群姐儿围着这个书生样的人一句一句叔叔的叫的样子,不禁笑起来。

周泽楷本是顶好看的人物,一笑起来就更好看了,像是把春日的三寸暖阳挂在了脸上。

那边的先生也情不自禁回头,见周泽楷也正瞧他,也不露怯,又一拍醒木,“今儿咱加一场,叫用奇谋孔明借箭,献密计黄盖受刑。”

周泽楷听得津津有味,正一半,喻文州穿得跟楼王爷似的,金光闪闪的赶来了,后头跟着个抱剑的小子,周泽楷曾见过,叫卢瀚文的。

“周兄久等,某今日确有急事,未想来迟,还望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某这一次。”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手上的翡翠扳指共白玉戒指,扇子下的玉坠,连络子都是京城的手艺。

这番尬炫,周泽楷都想捂脸。

喻文州揉揉自己的玉坠子,手指在桌子上写了一个窃。

周泽楷记下,与喻文州寒暄起来,后面那个小子在一边一动不动,表情都没变化,周泽楷看着莫名亲切,难得主动开口,“此子就是凉州……”

喻文州摆个范儿,刚要回答,那卢瀚文就自己开口了,“我老家就在凉州,我娘是做面的,大人可听说过流云面坊?那就是我家开的,连师父也说,我娘做的面最好吃了,可惜我一双糙手,学不来我娘的手艺,反倒是老大,平日一副……”

周泽楷只能楞楞地看着他,一时无法言语。

正说着,小二递上一盘蒜浇鸡,“这位爷,这是底下无浪先生给您点的,慢用,慢用。”

周泽楷看过去,那无浪先生正翘着脚喝着茶,一副故作市井的样子,瞧着他笑。

喻文州也好奇,“这人是谁?怎么搞出一副这个阵仗。”

卢瀚文叨叨着,“您别自己是就总以为别人也是……”

周泽楷却见着那人,盖子在沿上敲着的一段,正是京城的薛家班自创的曲目,叫『二回乡』。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