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围炉说鬼№6[完结]

“他用最清冷的词句,描绘人间最激烈的悲喜,又觉得这出戏剧太不如意,浇上一壶灼热的开水,试图让人们挣扎哭叫。”

书生看着这些志怪故事,目光在血魔的篇章久久停滞。

我坐在房梁上,这里逼仄且积满了灰尘,在角落还有一只蜘蛛,整日等待着他的晨露。可他在屋子里,蛛网上落的只有灰尘而已。

书生抬眼在我的地方看了看,他看不见我,又或许觉得我在,四处搜寻未果,于是穿上他黑色的长袍,腰间系上滑稽的金牌,准备去今天的早朝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湿哒哒的黑影,那鬼的手握在他的脖子上,只要再加一份力度,就能让他永远看得见我。

那个溺死鬼似乎是我见过的那一个,想到与人在桥上投壶酣饮,我想了许久,也可能是想了一瞬,放任了他将书生抱个满怀,阴冷的气息从脚底钻进眉心,书生的脸上泛起了氤氲的死气。

✘✘✘

炼丹师的家在下雨,红色的雨倾泻下来,淹没了庄稼与宅院,连他的竹笋都化成红色的水,从山腰,交杂着石子流下。

他一个人撑起一张结界,坐在他的小地方,护住唯一剩下的小竹笋,小竹笋头顶是枯黄,散发出腐败的气息,就像我在桃身上嗅到的一样。

小狐狸那天飞奔过来,不顾凡人在街上变成人形,他扑进我的怀里,大喊大叫说他的桃终于回来了,他发髻上有鲜红的桃花,盛开出鲜血的味道。

老实说,那感觉让我着迷。

我想我已经杀了一个桃,再杀一个又何妨呢?

但是这个桃显然等不到我动手了。

他依然穿了那身红白的曲裾,那是之前的桃最喜欢的一套,他在树下旋转,发梢掉落着艳色的花瓣,一寸一寸,化成光点,小狐狸满脸痴情地摸着桃的面颊,“桃,看吧,你还是我的桃。”

桃的眼角有血红的妖纹,在此刻绽放出最美的光彩。

“自我降临在这里,就只是您的桃了。”

“终结之后,或许我能成为自己的桃吧。”

小狐狸伸出獠牙咬在他的脖子上,“不!不行!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终结!”

✘✘✘

我一个人,坐在山崖上,从早春的最后一场雪,坐到人间的最后一场雨。

槐抱着琴,琴上传来凤鸟的唳鸣。

“我是大山的魂灵。”

他坐在我身边,连发尾的弧度都是那么完美。

“我生来就只有一个使命。”

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我不知我用的是什么语气,或许调子都平平无奇,“那你现在要完成你的使命了吗?”

他也沉默,沉默到酒鬼带着他的雨,在风中狂笑的时候才站起来,“是的,我要了。”

他背过身,我也背过身。

然后一切,终于回归了平静。

火凤燎原,血雨弥天。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