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围炉说鬼№2

万圣节就应该说鬼故事×

✘✘✘

他住在深山里面,把松柏砍了,种上竹子,只是时间还短,那里稀稀拉拉几颗竹笋,看起来寒碜极了,只可惜我不懂怎么叫竹笋长大,只能任凭他独自一人坐在这空旷的地方,凄凄惨惨与人对弈煮茶。

他似乎很喜欢和人交流,活人死人男人女人他都喜欢,见个人就言有趣,我虽觉得他实在是不堪入眼,只是他确实某些地方别有造诣。

比如煮茶,比如炼丹。

他说炼丹与煮茶的道理是一样的,水,炉,火一样也不能敷衍,我说我要绝情丹,他啧啧两声。

“你还需要这种东西吗?你可比绝情丹还绝情。”

“我如何与丹比谁绝情?”

“绝情是种境界,”他模仿着天上下来的神,摇着扇子,“你没有情,怎么绝情,无情可不是比绝情还绝情?”

说的是很有道理,可我又不懂炼丹,恰好他的结界也很厉害,我决定在这里住上两个月,也好过要被个凡人书生缠上。

✘✘✘

厌倦比我想的来的快一些,他这里多得是落雪的松柏,让我感觉从心口凉到眉间,分明桃花盛开的季节,他这里却都是雪。

他笑着,“因为这山无情,所以飞雪至。”

哦。

那我还是不要绝情丹了,太冷,冷得牙根发颤。

时间过得太慢,槐抱着猫不知走到了哪里,我也只好四处游荡。

凡人看不见我,我也懒得叫他们看见,三娘的画舫今夜灯火通明,两三个客商上了船,搂着衣着暴露的女子,把酒言欢,偶有谁投壶中了,便弹冠相庆,有人拿着琵琶奏靡靡之音,有人吹着竹箫妄图让自己像是仙灵,我只觉得烦躁,将琵琶变成了枇杷,竹箫变成了竹笋。

这不算破戒的。

三娘见我来了,将衣裳扯到肩膀上,牢牢地盖住精致的锁骨,“晋郎,今日想听一首什么呢?若是日后三娘买了古琴,与你听凤求凰如何?”

“凤囚凰?”

“只不过现在,晋郎还是要听昭君怨才行啊。”

我猜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我讨厌她的曲子。

✘✘✘

小狐狸是非常小的狐狸,他出生时只有我巴掌大,之前倒是很大,只不过尾巴被个道士斩断了,又成了巴掌大。

他的故事从来没对我说过,我几次在他面前提我喜欢听故事,他却像是个傻子一样,讲些凡人的事,讲些仙人的事,还有妖魔鬼怪的事,独独没有自己的事。

他住的地方不算偏僻,但凡人绝对来不了,曲曲折折,悬崖峭壁,他夜晚在山巅学着狼叫,常把猎物吓跑。

生气。

他的山顶有桃树,只可惜没有灵住进去。那书生跟我念叨万物有灵,真该叫他来看看这桃树,自从上次这玩意儿折了我的笛子,我把她烧了之后,这树再也没有灵住进来了。

小狐狸倒是很喜欢这树,但他不喜欢树里的灵,我把她烧了后他很开心的样子,“她去轮回了吗?”

“灰飞烟灭怎么轮回?”

“她消散了吗?”

“灰飞烟灭当然消散了。”

狐狸高兴地跳了起来,“那就不用担心血魔咒印啦!她一定很开心吧!”

灵都没了还有什么开不开心,那时我没说话,转身走了。

这时我也想不说话,转身走了,他端上来的桃花糕有一股死人味儿,真是没一件事让我舒心。

还不如当时就让那书生缠着两个月呢,反正于我而言,不过弹指罢了。

评论(1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