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御成】所以说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坐上证人席【3】

成步堂的速度比御剑还要快一些,检查局门口人来人往,只有逮捕君一如既往摇摇晃晃。

王泥喜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来的路上一直愁眉不展,为了放松心情并且找到凶手,他选择跟成步堂先行讨论起这次的案件。

在检查局附近的一家回转寿司店,客人中村利也无端暴毙,当时坐在他身边的好友山本悠一被逮捕。案件调查开始不到一天,山本悠一就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但这件事不知为什么被媒体暴露,声讨【检查局迫于权势释放嫌疑犯】。

在这个时候,牙琉接手了这棘手的案子,并且将老对手王泥喜作为指派律师去给山本悠一辩护,辩护全程直播以表示公正。

这件案子本身并不算难,王泥喜第二天就在附近找到了装着毒物的塑料瓶,指纹验证后发现并非案件相关的任何一个人。有目击证人称见过一个黑衣男子在附近闲逛还和店长搭过话,但店长拒绝作证。

本来他们是要等牙琉申请到街道监控调查权限就去交通部门调查的,但是牙琉却在去的过程中遇袭。作为一个律师,虽然职业道德告诉他不能随意下论断,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怀疑那个店长。

成步堂倚靠在门柱上,沉思了一会儿:“牙琉去交通部门申请应该是你们临时起意,怎么会那么巧有人埋伏呢?”

“没错,但是牙琉走的那一条路其实和回检查局有一段是重叠的,不管他到底要去哪,只要他还得回去就会遇袭。”王泥喜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红色跑车,“局长回来了……”

御剑下车甩上门的动作有些气急败坏,他带着两个律师上楼,没有急着去说交接的事,反而把人带到了办公室。

“牙琉检察官胸口中弹,但是子弹的冲击力很小,甚至没有打进胸腔。”御剑开口,成步堂往前去摘下他的眼镜,自然地按揉着他的太阳穴,“他现在昏迷不醒主要是因为药物,医生发现了他服用了大量安眠药,因为洗胃不算及时,所以可能后续治疗的时间会比较长。”

“最重要的是,交通部发现当天那里的监控已经被人黑掉了,目前还没法恢复。现场的样子只有当时一个媒体人拍下了照片。”

御剑犹豫了一下,把照片递给了王泥喜。

照片里牙琉趴在地上,他的机车整个翻倒在一旁,车轮转动着甩出些血滴。地面晕染的血迹让牙琉看起来像是必死无疑,但是……

“颜色不一样……”

血液分成了两层,牙琉中枪部位以及瘫倒时手上沾的少量血渍已经发黑,而他身下的那一大滩还很新鲜。

“他的出血量不大。”御剑肯定道。

成步堂皱着眉:“这有什么意义吗?难道只是为了误导医生延缓安眠药被发现的时间?”

“他是趴着的。”王泥喜的嗓门提高,“他中枪之后一定离开了现场一阵,车轮上也有血,而且很新鲜。所以他中枪后离开了一阵,再骑车回来后可能发现了血迹,遭遇了第二次袭击。”

“但现在没人知道牙琉检事为什么离开。甚至没有处理伤口。”

“也没有告诉王泥喜君。”

王泥喜眼神不自然地朝旁边一瞥:“要是打电话告诉我,美贯不是会担心吗?”

“御剑,现在这样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找到真相,不如我们先去街道附近调查看看?”

御剑正要回答,办公室的大门响了起来。

“应该是一柳检事到了,这次牙琉的接班人。”

成步堂几乎是立刻就喊了出来:“什么?这次御剑你不管的吗?”

“我是局长,可不是无聊地跟小律师在法庭上打嘴仗的人。”

成步堂有些气恼。

局长不参与法庭的确是很自然的事,只是他也很久没有参与法庭辩护,居然下意识还以为他可以和御剑再一次联手搞一搞证人……

一个律师可不能满脑子都是对手,被拐走的心音就是例子。…………等等为什么要把自己比作心音?成步堂你脑壳是不是坏掉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