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嬉笑怒骂
三寸孤冢一介书生

【御成】所以说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坐上证人席【2】

事务所里,美贯正扯着王泥喜要他伸手从内裤里拿出道具。成步堂一个箭步窜过去,把王泥喜拎到一边:“王泥喜君你,你还是……”

美贯手里拿着写着大大的“成步堂”的内裤,疑惑地看向突然出现的成步堂:“爸爸?”

……看见自己的姓氏在女儿的粉红内裤上,成步堂感觉到了久违的羞耻。就好像毛线帽被人扯掉了一样。

“啊!成步堂先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王泥喜法介急得脑门都大了,“我只是在帮美贯……练习她的新魔术而已!”

“新魔术?”

美贯露出大大的笑脸,揽住成步堂的胳膊:“爸爸要看吗?这可是美贯的独家秘技哦!”

“什么啊……”成步堂无视王泥喜的碎碎念,被女儿安置在沙发上。

美贯拿出内裤,帽子君代替了毫不配合的王泥喜君,惨遭双重嫌弃的他选择先去整理现在负责的案件的法庭记录。

“爸爸看仔细了哦,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帽子君把手伸进内裤,几乎没到肩膀,但内裤不仅没有鼓起来,伸出去的手也不见了。正在成步堂想要鼓掌的时候,背后突然被人抓住。

“现在,帽子君拍拍爸爸的肩膀。”

随着帽子君的身体动作,肩膀上也被拍了拍。但是他回头看,只发现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

“怎么样?放在演出里一定可以吓人一跳吧!”

“美贯真厉害啊。但是这个魔术……”

美贯做着鬼脸:“是简单的视觉魔术啦。帽子君的手是伸进了后面和美贯衣服颜色一样的布后面,在过程中只要美贯也在动,大家又盯着内裤看,就不会被发现了!剩下的就是放在沙发那边的小机关,是塑料小锤子,等找到合适的道具再代替掉。”

“可是放在布后面,很容易被发现的吧。”

“爸爸!”美贯嘟着嘴,“全都说出来的话,那就没意思了啊!”

“好了好了。”成步堂拍拍美贯的肩膀,“我记得今天你们去回转寿司店看过了。有什么新发现吗?”

王泥喜从后面钻出来,一副为难的样子:“证人不愿意出来作证。别说是律师方,连检方也没有说动他。”

“而且那个人好没有礼貌!”美贯义愤填膺,“他居然叫牙琉检事老气的过时艺人,还说他每天弹着棉花以为自己音乐天赋超群。分明是不懂得欣赏!”

这也是常有的事,作为法律工作者,尤其在案件过程中无论遇到多么无礼的事,也不能做出任何反击的姿态。就像御剑那个家伙一样,就算是局长也不能在法庭上对除了律师以外的家伙开火,这种问题甚至会被记录下来给上级查看,很可能会导致吊销执照等可怕后果……

虽然调查中这种事不太严格,但要是得罪了证人也是一件麻烦事。成步堂安抚了王泥喜一下:“没关系,现在的法庭又不是跟以前一样,还要限时。”

“可证据却是限时的。”王泥喜看起来更沮丧了,“本来以为只是个小案子,现在看来根本没办法陪美贯去野餐了嘛。”

“野餐不重要!找到真相才重要!”美贯踮脚拍了拍王泥喜的头,“牙琉检事那边还没有消息吗?已经好几个小时了诶。”

“没有……”王泥喜无奈地帮美贯把帽子戴正,“没有许可我们没办法跟进调查,还是在这里等等吧。”

成步堂想到御剑说的开会,估计牙琉检事也在听众行列吧。

“那我们先去吃……”

“嘀嘀——”

成步堂拿起手机,跟两个人点了点头转身到一边:“御剑?”

“抱歉,糸锯可能没办法给你送资料了。明天你到楼下取钥匙吧,东西放在我的办公桌里,我已经和保卫科打好招呼了。”

“嗯?怎么突然……很严重吗?”

对面沉默了很久,最终呼出一口气,决定告诉他真相:“有检察官遇袭,现在正在抢救。糸锯带着人去追了,我……我在医院。”

……“检察官,该不会是……”

“牙琉检事……是子弹,很老式的手枪。我怀疑可能是专业的杀手。他现在负责的案子会由其他检察官接手,其余不变。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另一个检察官的联系方式。”

成步堂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御剑的语速很快,他能轻易捕捉到隐藏在冷静之下的担忧和紧张。如果是专业的杀手,那这件事就真的很难办了。甚至他们没办法推断牙琉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遭遇袭击。j如果是因为现在负责的案子,那美贯和法介……

双方都陷入了沉默。成步堂从心里那一团乱麻里努力捋了一根线出来:“从现在情形看,是不是和‘山本悠一’有关?”

“……恐怕是的。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申请调换……”

“我会的。”

“好,我会安排王泥喜君和下一位……”

“我申请调换成我。”

“你疯了吗?”话刚出口,对面的御剑就像早料到一样压抑着声音骂了一句。不过这对成步堂来说不痛不痒,就像小学生的“臭猪猪”一样无力。

“我没疯。谁能保证换了人之后现在的他们就不会被盯上。我只是想名正言顺地参与进来,才能更快地找到真相。我不想美贯也提心吊胆……”

“什么提心吊胆啊?”美贯坐在沙发上发出疑问,但被王泥喜捂住了嘴。

“好……”御剑那边传来声响,一阵嘈杂之后御剑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牙琉检事已经脱离危险,你现在就和王泥喜一起来办交接,马上。”

成步堂盯着被挂断的手机屏幕。

一定有什么更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而牙琉检事的友人王泥喜君……他不确定让他在这个时候就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评论
热度(21)